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胡福林欲撤离光伏产业重建眼镜王国-【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33:09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其实我从没有想过要放弃做眼镜,当初投资光伏,也是想赚了钱再继续投眼镜,但是时机不对。现在,我的精力主要在重组上,今后会全力把眼镜产业做大做强,努力将‘海豚’打造成亚洲眼镜行业的领导品牌。其他的产业会尽量同行业龙头企业合作或参股,或者让专业的人来做,能卖掉股份也可以。”接受访问时,胡福林严肃地表述他目前的现状,但只要提到眼镜,仍会忍不住露出笑意来。

与几个月前怀揣2000多美元登上赴美航班时的胡福林相比,眼前的胡福林仿佛摘下面具、重又回到那个“眼镜大王”,只是对于未来他的用词更为谦慎。

2011年9月21日,一则关于温州较大眼镜企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欠款20多亿出逃美国的消息出现在网络上。其后一段时间,温州老板“跑路”消息不断传出。直到10月10日胡福林回来,才峰回路转。

从“出走”到回归再到重组。有人说,是胡福林的“出走”令温州企业生存困境被各界高度重视,因此要为其树个碑。这虽是戏言,但不可否认的是,胡福林已成为本轮温州民间借贷风波中一个较有戏剧性的符号,一个较典型的注脚。

“投资光伏是资本逐利的现实选择”

“集团总债务大约15亿左右。”经过几个月的梳理,胡福林对于信泰集团总体债务给出了比较具体的数据。

诚如外界所言,这么庞大的债务,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光伏产业的投资。对此,胡福林没有否认。

“投资光伏也好,其他商业项目也罢,都是资本逐利的现实选择。”胡福林说。

他给记者算了笔账:信泰集团下属的信泰光学眼镜有限公司有1800名员工,2010年产值只有2.8个亿,但税后利润不足5%。而光伏产业只有几百人,产值却可以做到20亿。“我的几个合作伙伴2006年投资4000万搞太阳能,8个月后成本就回来了。我们中硅太阳能一个厂2010年就实现产值5亿左右,利润6800万。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但是,前面投资赚来的钱,我有很多都用在了眼镜主业上。”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胡福林不只一次强调自己投资其他产业的另一个动机。比如,他在上海启动的“美式眼镜”万家连锁项目就是在2010年光伏产业全线飘红时推出的,只是后来成了一个烧钱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信泰集团从2008年开始涉足太阳能光伏等产业,先后投资组建了多家光伏企业,产品涉及太阳能单晶硅、太阳能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太阳能组件系统、太阳能系统工程等。其中,位于金华浦江的浙江中硅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仅3年;温州平阳的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年多前,同时成立的还有位于温州瓯海经济开发区的温州中硅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以及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而后信泰集团又在香港投资设立中硅新能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筹备上市事宜。

“光伏产业陆续投入大概已有6.8个亿,建成8条光伏电池生产线,完成了产业链中端生产链。”胡福林告诉记者,到2010年,得益于光伏产业的全线飘红,中硅实现了利润6800万的佳绩,并直接导致了后面的扩大投入。按照原定计划,信泰集团光伏产业预计2011年产能可达成600兆瓦,建成12条电池生产线,完成整体产业链布局,产值70亿元。

然天有不测风云,受到欧美债务危机等影响,去年整个光伏行业阴云密布,胡福林的仓库里不但积压了大量的库存,香港的私募资金也没到位,上市之路不断受阻。

“我们用中硅系列的股权在香港上市,如果成功,压力就会减轻很多。但现在全部成了债务。”胡福林说。

与此同时,前面提到的“美式眼镜”万家连锁项目,也成为其不良资产的一部分,40多家门店全线亏损。

在出走的原因上,胡福林不认为自己是因为“资不抵债”出走。“我们是资可抵债的,我走是因为压力太大,没信心了,想静一下。”胡福林向记者透露,由于当时银根紧缩,银行和民间借贷每天都在抽资。在出走前的20多天里,他累计还债近3亿。“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还贷,包括周边民间的,后来有一笔即将到期的几千万的银行贷款实在周转不过来了,人的信心也就没了。”

“如能重来,我会先做好眼镜主业”

“你要问我是否后悔投资光伏产业,我会回答我不后悔。”胡福林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还是那句话,资本是逐利的,哪里利益高就往哪里走。房地产如此,光伏也是如此,更何况我也是为了今后做大做强我的主业奠定基础。但我的确是做错了,主要错在时机的选择上,错在对产业政策的一知半解。如果是让我重新再选,我会先把眼镜主业做强做大,现在可能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胡福林自从美国回来后,便在政府、工商联、行业、银行以及企业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开始了艰难的重组之路。经过5个月时间的运行,重组方案和转型升级发展思路已经基本成熟。

为保障债权人的利益,目前集团公司已经将部分不良资产进行了剥离,形成三大块优质产业板块。一是重组眼镜产业,以信泰集团旗下的“海豚”品牌与行业龙头企业投资人合作成立品牌发展公司,打造亚洲眼镜行业的领导品牌,同时组建成立眼镜制造公司,提升眼镜生产技术。二是重组太阳能产业,由太阳能行业龙头企业牵头,联合6家企业以土地资产、设备、技术、品牌等出资抱团成立光电集团。三是依托现有的集团所在120亩土地、厂房位于铁路温州南站商贸区的区位优势,探索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盘活固定资产。按照重组计划时间表,3月份将公开重组具体方案,6月份将全部恢复原先运转状态。

根据这个方案,目前,上海的“美式眼镜”万家连锁项目已经全部剥离,“海豚”品牌的合作者一期3000万的营销推广费用已经陆续到账,光伏产业的重组也已经和其他合伙人签完了靠前轮框架协议。经过重组后,信泰在新成立的“海豚”品牌中的股份将从全资缩至60%,光伏产业中的股份缩至20%左右。

“现在重组只进行到一半,或者60%左右。对于信泰来说,能不能重生,还不敢说,但我有信心。”胡福林透露,重组后的各产业,都有专门的团队操作,“我的精力就是盘活所有资产,等6月份所有的合约落地后,才能说走出危机。”

重生寄望再造“眼镜王国”

“不管前面失败还是错误,没有后悔药了。今后我们要生存,还是要做强眼镜。很稳很好后,其他再继续。”痛定思痛,胡福林表示,他今后一段时间里较重要的工作,就是将“海豚”品牌打造成亚洲眼镜行业的领导品牌。“眼镜情结怎么可能割舍得掉,以前就想过要建立自己的眼镜王国,现在是重新寻梦。我跟儿子讲,我们家从他爷爷开始就做眼镜,到他这里做眼镜已经是第三代了,希望他从英国回来接班。”

但如何摆脱“微利”的魔咒,是接下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会重点发展‘海豚’品牌的连锁加盟,经营模式也是全新的。”胡福林告诉记者,未来的“海豚”眼镜店内,专业验光配镜只是店内业务的一小部分,“未来我们会将眼镜打造成为一种快速消费品、装饰品。比如你有1000元钱,就可能拿到10副搭配不同场合、发型、服饰的眼镜。与此同时,眼镜的各种配饰也会是利润的重要来源。”

胡福林表示,通过植入这种全新的经营模式,眼镜产业的利润将有大幅提升。加工外包的方式,也有利于未来的信泰实现轻装上阵。

这种运作模式,显然需要业务量的支撑。所以,按照胡福林的规划,如果一切顺利,不久的将来,整个华东区将会先启动大批量这样的门店。“对于眼镜业来说,这是个全新的营销模式,要准备好充足资金,至少需要3个亿,现已有股权投资者有意向投入,正在洽谈中,所以具体会怎样,现在还不好说。”

凌兆新村凌兆新村

漪苑东区

青年路团校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