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再降存款准备金率时机已经到来

发布时间:2021-01-25 14:32:21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再降“存款准备金率”时机已经到来

经济雾里看花的时候,政策的明晰度就应该趋于清晰。这是当前经济需要高度注意的一个方面。  经济的“雾”,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调控在有意降低GDP的增速,以换取更有质量的增长和结构转型的空间;二是许多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仍然很难得到资金纾困,一些地区一些行业的经营困难程度,甚至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调控和一些地区实体经济的加速沉降,让许多人担心:通过政策调控的软着陆,会不会在一定条件下变成硬着陆?  这种担心央行也有。4月3日上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 ”上说,货币政策目标是逐步使通货膨胀率降下来,实现经济软着陆。但从技术上来讲确实存在很多困难,有些时候很难知道政策措施是过强了,还是过弱了。有可能实行硬着陆。  周小川所说的技术困难,说白了是指:如果央行在一个特定时期既要承担防通胀的任务,又要承担防通缩的任务,那么难度太大。如果确定通胀是最大的经济风险,那么央行相对目标单一,只要紧货币紧信贷就可以了。这也是去年11月之前的主调。如果确定通缩是最大的经济风险,那么央行目标也相对单一,宽信贷宽货币就可以了。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的主调。但如果经济运行既有下降风险又有通胀风险,事情就难办。  当前正是这样一个关口。春节后蔬菜价格的反弹,令人担心已经低头的CPI会不会再次抬头。近期国际油价上涨对国内成品油价的传导,进一步增加了这种担心。但与此同时,外贸数据也不再乐观,不少出口型企业库存量上升,经营出现麻烦比数据更直白的例证是,个别地方老板的出逃风还没有刹住。  这种情况,已容不得政策继续无为而治或模棱两可,而必须发出更清晰的信号。实际上,宽货币和宽信贷,不需要同步而行,而完全可以有所分岔。如果通胀真的可能阶段性卷土重来,那么控制货币总量就可以了,实际上,今年的货币政策继续从紧,已经定下了大的基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信贷政策不可以更“激进”一些,为了刺激经济,宽信贷已是当务之急。  此前温州等地高利贷的异常活跃已经表明,企业对资金的渴求程度已经超过对利率的敏感度。这也就表明,企业最担心的不是利率,而是两点:一,银行有没有钱能放贷,二,能否落到最有需求的地方。  企业的第一个担心,就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呼声。其实不用怎么算账,就可以知道降准的意义到今年2月,过去三年来只降了两次存款准备金率,这个频率实在不能说高,更不能说准确地映射了过去三年经济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最新的情况表明,由于资金短缺,货币市场短期品种利率已在上涨。在这种情况下,降准已不再是秘密。需要注意的只是什么时候降。按照一般规律,本周末就可以降了,如果稳妥一些,本月中旬一季度数据公布前后,也是合适的时间点。2月份的单位、个人、财政加起来的存款余额是81万亿元,照此估算,如果降0.5个点,那么就可以释放4200亿元。  更值得关注的是企业的第二个担心:信贷能否落到需要的地方。此前的情况表明,信贷几乎总是出现“赢家通吃”的不正常情况。本来占有要素资源就多而贡献率低的企业,就能得到资金,占有资源少但贡献率高的企业则难得救援。改变这种情况,需要对金融机制作出更多的改革,这也正是人们冀望于温州金融改革试点的原因。可以说,金融的“国退民进”,将决定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高低。比起人们对于银行暴利的关注,信贷资金效率更值得关注。

现代装修

美式三居室装修

华威北里装修

北辰中央公园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