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铁矿石保护主义危及我国钢铁产业dd

发布时间:2021-01-22 10:18:10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铁矿石保护主义危及我国钢铁产业

进入2012年,部分铁矿石出口国采取贸易保护政策,我国铁矿石进口的外围环境进一步恶化,目前看,主要有两点体现,一是印度、越南等新兴国家不断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另一个是还没有起爆的炸弹————即尚未最终通过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税法案。

新兴发展国家收紧铁矿石出口

进入2月上旬,越南政府调高铁矿石出口关税,从2月7日起,将铁矿石和精铁矿出口、黄铁矿的出口关税将由原来的30%提高至40%,此外,1月份印度也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由原来的20%提高至30%。

这几年,新兴国家的工业化发展,带动钢铁消费量上升,本国的铁矿石需求旺盛,为保障需求,这些国家设置铁矿石出口关税,且有调高趋势。

这些国家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有其自身需求特征,但对我国铁矿石进口形成影响。

比较明显的是印度,印度国内钢铁企业产能扩张,印度政府鼓励本国企业、国外企业建设钢厂,塔塔、印度钢铁管理局等公司扩产,新日铁、浦项等企业也纷纷合作建厂,铁矿石需求开始旺盛,矿石消耗量明显上升。近期,经合组织(OECD)预计,印度炼钢产能呈现加速扩张态势,到2014年钢铁产能将增至1.28亿吨,与2011年相比增长32.8%。

到目前为止,印度的铁矿石需求,已经出现了一定的瓶颈,随着矿石开采成本上升,地方政府增税和限采,导致了印度本国铁矿石市场供需出现偏紧局面,2月份,印度联合工商会开始要求印度政府取消对铁矿石征收的2.5%进口关税,以解决铁矿石供应短缺导致很多钢厂不能够满负荷运营。此事件表明,未来印度政府的铁矿石进出口政策或将彻底转向,从以前的鼓励出口到鼓励冶炼,甚至进口铁矿石。

印度开始保障国内需求导向,采取限制政策,成本提升,导致我国进口的印度矿大幅下降,2011年中国进口印度铁矿石7305.58万吨,同比减少24.36%。而同期的主要进口矿源地均稳定增长,2011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同比增长11.8%,进口巴西铁矿石同比增长9.1%。这样,印度矿占我国铁矿石进口量比重大幅下滑,从2008年的20%降到2011年的10.6%,三年下降十个百分点。此次,印度政府再次加征10%,铁矿石出口关税提升至40%,将明显提高我国贸易商的进口成本,印度矿源将进一步下降。

越南矿源本身占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较小,2011年,我国从越南进口铁矿石290万吨,占比为0.42%。所以,越南提高出口关税,影响不及印度矿大,但预示近几年从我国周边矿源地供给增长趋势,将有可能遭到遏制。

越南矿源具有代表性,特别是国际矿石垄断程度加剧,中国企业加快了从其他国家进口矿石量,周边国家增幅明显,统计显示,2011年,我国从俄罗斯、印尼进口铁矿石1561万吨、1187万吨,同比增长145%和54%,从马来西亚、越南进口铁矿石542万吨、290万吨,同比增长121%和50%。

越南每年钢铁产量八九百万吨水平,本身钢铁产量较小。但目前东南亚经济发展,拉动钢材消费上升,高速公路、铁路、港口码头、空港机场及城市设施等建设工作全面展开,而且,越南的加工制造业成为经济增长亮点,对钢材需求上升,每年需要进口大量钢材,越南的钢材进口依存度达到50%。

越南的钢铁投资也在遵循着印度道路,而且国外企业占据主动地位,新日铁、浦项等大型钢企参股和收购越南钢厂。我国地方钢厂开始涉足越南,昆钢公司和越南钢铁总公司联合成立的中越矿产冶炼有限责任公司,开发老街省贵沙铁矿,投资建厂年产100万吨规模,其中昆钢占股45%,一期工程预计2012年完成,年生产钢坯50万吨。

虽然我国从越南进口的铁矿石量保持增长,但越南铁矿石出口关税增幅惊人,从2010年开始征收铁矿石出口关税起,两年时间,越南的铁矿石出口关税从零上升到40%,对我国钢铁企业开拓矿源形成打压。

另一颗定时炸弹: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税

总体而言,新兴国家提高铁矿石出口关税,印度矿的影响较为明显,越南矿的影响将在后期继续发酵,但对中国铁矿石进口影响最为深远的,将是至今悬而未决的澳大利亚资源税法案。

与新兴国家发展本国钢铁工业目标相比,澳大利亚的矿业税改革,本质在于让获利丰厚的矿业补贴国家财政。

但各个利益团体斗争,澳洲资源税的进程可谓扑朔迷离。2010年,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陆克文,计划征收40%的资源超级利润税。这以企业利润为课税对象,在矿山企业的反对声中,陆克文最终下台。几经争斗,去年11月23日,澳大利亚下议院正式通过征收30%的矿产资源税法案,该法案将于2012年上半年提交上议院投票,并于2012年7月1日开始实施。

而澳洲铁矿石,对我国铁矿石市场有着重要意义,2011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29668万吨,同比增长11.8%,占到了全年进口总量的43%。澳洲政府征税,将直接影响到我国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

从下议院通过的法案看,矿产资源税主要针对获利丰厚的大型矿企,大型矿山的成本将是增加的,即便考虑到抵扣州政府矿产税收、津贴优惠,估计每吨铁矿石需缴纳的税收,占到了销售价格的一成半,按照2011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平均协议价在150美元每吨计算,税收增加20美元/吨左右。

澳洲传统优势资源被大型矿企所占据,力拓与必和必拓的成本则在30美元/吨左右。后期开发的企业,比如FMG公司的铁矿石成本在50到60美元/吨。而在上一轮矿石投资高峰,即金融危机后进入澳大利亚开矿的企业,生产成本将大幅高于这些大矿企,投入的资本收回后,将征收一定的资源税,这将对矿石企业的后期盈利形成考验,甚至直接吃掉全部利润。此外,澳大利亚政府征收矿产资源税,对全球矿石供给的有着长期影响,铁矿石投资项目吸引力下降,将导致矿山开采投资额的减少。

从形式上讲,澳大利亚征收矿产税,影响程度更广,隐蔽性更强。新兴国家征收铁矿石出口关税,中国企业还可以抗诉其违反WTO的“国民待遇原则”,造成本国企业、国外企业购买相同产品价格不同,形成价格歧视。但澳大利亚征收的矿产资源税,从生产环节起征,国内、国际市场一个价格,中国企业难以运用WTO原则进行上诉。

未来,澳大利亚政府征收矿产资源税,算是板上钉钉,只差最后通过,未知的是澳大利亚上议院以怎样的形式通过该法案,具体内容会将有怎样的变动。

铁矿石生产国加大贸易保护措施、征收资源税,2012年,我国铁矿石进口局势进一步恶化,本已微利的中国钢铁产业,再次雪上加霜。

御天传奇破解版

众神召唤(魔幻回合)

淮北麻将下载淮北麻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