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5424147021.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04166960.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12364183.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2338900.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24147431.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31575351.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46119338.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45632315.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53241137.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61344699.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7745573.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74551060.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83444610.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91971349.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113944875.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09/9/4/16105127703.jpg' >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少爷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老师和同学,相处一个月的情谊,远胜过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兄弟情。从少林寺塔沟武校出来,两小子无精打采。我的心里亦多了几份沉重。暑期班的小伙伴们一个个地相继离开,教练眼圈都红了。而身为班长的大少爷,临走时留下一张小张条,我粗略记得数字:我不舍得你们,但离开也是情非得已。我会想你们的,祝愿老师和教练工作愉快,生活开心!相信,任何见到纸条的人都会为这一份纯洁的童心感动吧。

按原计划,我们当天去郑州。逗留两天后乘三日下午六点的航班返回广州。而老爷在家里早已经望眼欲穿,一天数十个电话短信询问。这个男人,也不是想像中那般坚强。没有妻儿在身边的日子,度日如年。

在登封的德克士解决了午餐后,直接去附近的汽车西站买了下午一点半的票前往郑州。亲爱的寒风短信来了。她提议我们去郑州某一个水上乐园,但因为天气不算太好,气温有所下降,不便玩水,以防感冒。她又查到了郑州世纪欢乐园适合孩子们游乐,再一次补充告知于我。感动于她的这份认真,有朋友的关爱,真好。

下午三点半,抵达郑州火车站对面的长途汽车站。一眼就瞅见上一个月老爷带我下榻的金太阳酒店。驾轻就熟地,我领著两小子订下一个标间。这次,不在十五楼,而是七楼。但房间结构都一样的。少爷明显的感觉困顿,洗澡后就睡下了。我则清洗著连日来换下的脏衣服。

晚七点,唤醒少爷,去外面找吃的。夜色下的郑州比白天显得繁华和热闹。绕过几条街道,意外地发现,有一条待上全部都是小摊贩在叫卖特色小吃。少爷欣喜若狂。烩面,凉面,小笼包,羊肉串,爆炒龙虾,酸梅汤,天呐,太多品种的小食,我们的肚皮撑得鼓鼓的。

返回时,各持一串哈密瓜,清凉清甜。在夏日的夜里,穿行在彩灯闪烁的街头,不怕被熟识的人撞见那一别馋猫吃相,这是一种怎样的满足的幸福啊!

只是,我忽略一个重要的问题。滥吃海喝后的结果通常是腹泄腹痛。果然,小少爷一回酒店就直奔洗手间。而大少爷则直叫肚子不舒服。这一夜,他们俩轮流折腾著我。早上起来,小少爷活蹦乱跳的。但大少爷却皱著眉头,一副痛苦状。看著涨红的小脸,我一摸额头,陡然一惊:天,发烧。

老爷的电话如期而至。闻讯后,属我赶快去买退烧药。又说,如果服药后若几小时仍不退烧,就务必送医就诊。秋秋的短信来了。还以为我们当天就回广东。我告知这一情形,她也急了。安慰我说,不要紧,姐姐不要急。小孩的病来得快也去得快呢。我领著小少爷去找药店。顶著炎炎烈日,转了一大圈,后来经过一个小摊主好心指引,终于找到一家药店,买了退烧和消炎的药。

扶著大少爷坐起来,服下药,再让他躺下。老爷电话又来了。我怕他担心,便善意撒谎,吃了药退烧了,不要急。果然,到了下午两点,大少爷脸色不再通红。问他感觉,他也终于舒展眉头,说好多了。

晚上,两小子终于回归本色,追赶嬉闹著嚷著要去吃麦当劳。我也不敢再去那条小食街。这一次,吓的我够呛。

第二天,早早地,我们起床。去附近的肯德基吃早餐。再打听世纪欢乐园的大致位置。方知这地儿在城郊,打出租车可能要半个多小时呢。但因为承诺,我必须领著两小子前往。

去的士站时,碰到一个人,装扮得如一个管理者。我凑近询问出租车事宜。他说,世纪欢乐园啊,离这可远呢,快到107国道了。至少四十元车费。如果打表,至少得五六十吧。我一听,有点蒙。一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而下午我们六点的航班呢。游玩的时间有限,事不宜迟,越快越好吧。

三十五元,乍样?那人原来是私家车主。得,我稍迟疑,就点了头。

这人一路上都在自言自语地,看到少爷穿著武校的衣服,就直摇头。好好的孩子,怎么要送去武校呢?不是耽误人家前程吗?那里头,可黑著呢!纯粹的商业单位。那校长不就一农民嘛,现在就成了董事长了,可笑。我们娘仨坐后排,也没多言语。

半小时,抵达目的地。那人说,下车吧,到了哦。买票时你记得告放售票员你是郑州人,凭此优惠半价呢。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付了车费,就奔售票处。

快十点了,排队买票的人构筑了四条长龙。我一看,真急了。急中生智,让两少爷也去另外的长龙后排队,总有一队相对要快一些吧。

入园时,十点半。按计划,我们一点半前要回酒店。然后退房,稍作休息,再去附近的肯德基解决中餐。而酒店一百米开外就是一个航空售票点,有往返机场的班车。这样,方便多了。

粗粗浏览了票根,上面有游览指示图标。我们要去的观光点很多,但时间却有限。于是,少爷说先去坐过山车。这是两小子的最爱。仍然是一条长龙呢。没办法。耗费了整一小时来排队,但从坐上去到下来,我们只有五分钟。我历来恐高,但为了陪少爷,我也只好豁出去了。下来时,我脸色铁青,差点肠胃都翻了出来。哈,有点滑稽吧。

过山车的一个景点就是海盗船。又被少爷骗了上去。天啊,当我置身高高的空中再急速下坠时,我的末日来临了。按照工作人员指示,高声尖叫,以缓解胸压。

下来后,我发誓,我再也不上当了。两小子瞅我,一脸坏笑。

明澈的人工湖绿柳倒映,一道钢索横亘湖面。游客付费二十元便可以往返一次。小少爷想玩,但仍然有点担心,于是,最后仍是放弃。

阿拉伯飞毯看起来挺刺激,只是,身高不足一米四的小少爷被禁止游玩。大少爷属虎,胆量可真不小。几乎没有他不敢玩的游戏项目。

趁这间隙,我和小少爷赶紧去下一个项目提前排队。这是水上单车,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瞒天过海。在顺德和珠海,我们早就玩过的。吸引力不够,所以,我们仍然放弃。

大少爷过来找我们时,听到了赛马场上有得得得的马蹄声。小少爷强烈要求骑马。而大少爷却坚决制止。如果马受惊让人受伤,我们就回不了家了。说的在理,我也就劝说小少爷。他倒是不甘心,却也没办法。

很多小朋友都喜欢玩水,而前方的喷泉十分吸引人。魔域城堡的水池上方是一个吐水的龙头,而龙头上方却是两个高大挺拔的阿拉伯装束的巨人。很多游客都在此留影,我们亦不例外。请一位年轻的朋友代劳,为我们娘儿仨拍合影。

环域探险四个字跳入眼帘时,我们不约而同直奔过去。每人收费五元。挺实在的。坐上一个像皮筏。顺水流进入阴暗的隧道。古怪迷离的音乐,和著诡异的灯光,与奇形怪状的怪物模型擦肩而过。我心生惊悚,却也不敢言语,只好紧闭双眼。而少爷却开怀大笑,手撑著潮湿的洞壁,推动皮筏的行进。

再出来时,大有重见天日之感。只是,脚下的鞋全湿了,清凉清凉。

循著喝采声里的摇滚节奏,我们找到了动物表演场。正逢猴子在踩钢丝的山羊背上倒立。赶紧拍下几张来。只是,因为周遭铁丝网的阻碍,效果不太好。而掌声仍然要送给优秀的表演者。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逝。开心著,疲累著,却也担心著。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头上,每一个毛孔都像被蒸干的感觉。带来的几支饮料和纯净水慢慢地都见了底。而时间也临近一点。

只好遗憾地招呼少爷返回入口处。即将出来时,一个漂亮的工作人员举著剌叭喊:免费看冰雕哦!

免费?不可能吧?我们不约而同地相视而问。而脚步却不自禁地走近。五元一次,免费羽绒服。哦,原来如此。看就看呗,反正也不差这十数分钟吧。

购票入内,天,第一次看冰雕,在各色灯光下,这晶莹剔透的效果还真让我惊叹。整个空间不算大,也就几百平方米吧。有中华门,也有十二生肖,还有各地名景,而最让我赞叹的是那座高塔。其实也就是那雷锋塔的缩影吧。却也精致得让我咂舌。

两小子小鳅儿一样钻来钻去,开心的不得了。不知怎样就发现了一条120米长的冰道,收费十元,可以滑一次。两家伙又央求我答应。于是,只有满足他们的要求吧。从冰橇上下来时,他们仍念念有词:太过瘾了,再滑一次就好了。我两眼一瞪,不想回家了是吧?

出来时,眼镜片立马就蒙上了雾花。白花花的太阳光刺得眼睛久久不能睁开。

临出门,验票员一本正经提醒,出了门就不能再进来了哦。我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她就腼腆地笑了。

找了一辆出租车,问他,去火车站大约多少钱?他答,十五元左右。我半天没回过神来,回想起早上过来时,那私家车主所言,打的至少五六十元。呵,为那人的奸诈与自已的轻信而笑。

二十分钟不到,我们回到起点。车费十五元。大少爷却不失时宜地戳我痛处,妈咪,我们早上的车费可以顶来回的士费咯。我假装愠怒,少说几句不行吗?

退房后去肯德基匆匆填饱肚皮,我们直奔最近的航空售票点买去机场的车票。等候了大约一个小时,班车启动,前往机场。老爷短信过来,你们最好提前去机场吧。担心你们误机呢。我回复过去,六点的航班呢,不急。这爷们,有时比女人还唠叨。不过,心里还是挺暖的。

默子/补记

性感大胸美女韩恩熙惹火身材高清诱惑图片

穗花作品_女优系列

性感乳神顶级女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