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希望尽快撕掉以药养医灰色标签【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6:12:20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本报记者 孙 梦 闫丽新□

前不久,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的医务人员,向前来调研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倾诉了对医改的认识和感受。李克强细致询问,医生、护士畅所欲言,原定10分钟的交流时间延长到了40分钟。

身处公立医院深化改革探索中的医务人员,如何看待这项改革?又期望通过改革改变什么?日前,记者在北京友谊医院参加了3场座谈会,记录了他们的思考和诉求。

“我们必须先动起来”

“在现阶段,政府、老百姓和医务人员对改革成效不可能都满意。作为一线医务人员,我对医疗环境和现状也不满意。”急诊科副主任王宇说完这句话,现场立刻变得很安静。“要改变现状,必须有一方先作出努力。也许付出和所得暂时还不能相匹配,但作为医务人员,我觉得我们有能力迈出第一步。”

在友谊医院,护士已经迈出了这一步。李克强副总理在该院调研时,仔细询问了心血管中心护士刘酉华的工作和收入情况。“李克强副总理的关心让我受到特别大的鼓舞,我相信,先作出努力的一定会获得更多的关注,我们遇到的困难也肯定能解决。”谈起这份关怀,刘酉华依然很激动。

“我希望公立医院改革加快速度,改得越彻底,越能解决靠医院自身解决不了的一些问题,越能鼓舞医生。”普外科主任张忠涛说,李克强副总理到医院调研时表示,要通过改革让医生的工作受到尊重、价值得到体现,这一句话他记得特别清楚。

“希望劳动价值得到体现”

“我们非常不喜欢贴在公立医院和医生头上的‘以药养医’标签,这大大地挫伤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我们的社会形象也受到影响。众所周知,我们医务人员有技术、有知识、很勤劳,我们为什么要靠开药生存?”座谈会上,院长刘建的一番话引得在场的许多人频频点头。

刘建掰着手指算:“友谊医院每年对药品加成收入的依赖是1.6亿元,要一下子拿掉这部分收入确实有困难。但这1.6亿元的补偿,如果能以增加政府投入和合理提升医务人员劳动价值的形式来实现,而不是靠药品加成,患者实际支付的医疗费用肯定会减少。我们希望通过改革尽快撕掉灰色标签,变成‘以医养医’”。

接着院长的话,许多医生表示,他们的劳务价格确实与价值相差太远。(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比方说,一个卵巢囊肿切除手术的收费是296元,而做这个手术需要6名医务人员参与,我们的劳动就那么不值钱吗?”妇产科主任医师王建捷质疑。

“一个普通的头部CT,医院收费200元左右,其中机器扫描180元,这是根据机器折旧来计算的,其余的20几元是耗材的费用,整个费用结构里没有一分钱是医生的劳务价值。”放射科主任贺文也算了一笔账。

肝病中心主任贾继东说:“我希望改革之后,医生能通过自己的劳动得到社会的认可、学术水平的提高和劳动价值的体现,这才是一个良性循环。”

“不同级别的医生干不同的事”

“我不希望天天看一些小病。”肾内科主任刘文虎直截了当地说,在他的病人中,至少有一半以上不需要找他看病。他希望通过医改,形成合理的就医机制,要让“不同级别的医生干不同的事”。感染内科主治医师杜琨认为,1/3的病人不需要到他们这个级别的医院就诊。

贾继东说:“无序医疗导致目前我们的工作模式是人海战术,疲于应付,看一个病人只能几分钟。作为医生,我们也不满意。要打破这种局面,光靠某家医院很难。这是长线投资,要5年、10年才能见效,但如果现在不做,就永远也改变不了。”

“友谊医院刚开始设计的门诊接待能力为每天3000人次,但目前的实际门诊量已经达到7000多人次。”刘建认为,无序就医是造成看病难的原因之一。三级医院应当是急危重症和疑难病人的诊治中心,改革中分级医疗的问题必须解决。

刘文虎说,要搞清楚三级医疗网络中的每一级应该干什么,由谁去干,干到什么程度,评价标准是什么,要怎么补偿。王建捷认为,医改定下的基调非常正确,要提高基层医生的水平,让一些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得到解决。

“医生实在是太忙了”

“有时候我特别心疼我们的一些年轻大夫,他们实在是太忙了。”王建捷说这话时流了泪,“在妇产科,年轻医生上了一天白班后,如果赶上值夜班,就要忙着去接班,夜间急诊来的病人常常需要做急诊手术或剖宫产,许多大夫连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到了第二天,一些大夫还要接着上手术台。”

副院长张健说,医院现在的医护人员编制还是十几年前的状况,完成正常的工作都显得紧张。医院开展一些便民服务后,人员不足问题更加明显了。

去年,友谊医院开设了双休日门诊,这让原本就十分繁忙的医生更加忙碌。“其实,医院开双休日门诊让我感觉很矛盾。作为一名普通患者,我也希望医院有这项服务,的确很方便。但作为医生,双休日门诊是我们硬加班加出来的。医生已经在超负荷工作,再让我们周六、周日出门诊,实在有些勉强。”妇产科医生贺昕红说。

今年是王宇在急诊科工作的第16个年头。急诊科的高强度工作让他感叹,医生更需要得到休息。“在这样长期的压力下,能否保证医生到了黄金年龄时还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心态去为患者服务,这是特别需要重视的。”王宇说。

乱斗乾坤手游

无双三国志

封神之战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