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母乳喂养为何变难了

发布时间:2020-07-13 20:02:30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8月1日—7日是第23个世界母乳喂养周,今年的主题是“母乳喂养:致胜一球,受益一生”。

这一个星期里,关于母乳喂养的重要性和科学性被广泛宣传。由世界卫生组织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共同制定的“婴幼儿喂养全球战略”明确指出,生命的最初6个月应对婴儿进行纯母乳喂养,之后添加辅食并继续母乳喂养至2岁或2岁以上。

现状:我国母乳喂养率逐年下降

实际上,母乳喂养的好处已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调查显示,近九成的新妈妈有强烈的母乳喂养愿望,但现实情况是,我国的母乳喂养率并不高,并有逐年下降的趋势。

今年3月,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数据显示,我国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为27.8%,其中农村30.3%,城市仅为15.8%。这些数字远低于38%的国际平均水平,距离《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提出的“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以上”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在一些发达国家,去年纯母乳喂养率达80%。而且,国内的母乳喂养率呈逐年下降的趋势:1998年为67%,2005年为49%,2014年为27.8%。16年间,纯母乳喂养率跌40个百分点。

国际慈善机构救助儿童会所委托的一项调查也显示:中国用纯配方奶粉喂养的比例超过纯母乳喂养比例。“其中,6个月内婴儿纯母乳喂养比例不足50%,有36.2%的比例是母乳加配方奶混合喂养,配方奶喂养的比例接近一成半。对6个月到1岁的婴儿,继续母乳喂养比例下降到45%以下,而配方奶喂养的比例超过25%。对年龄超过1岁的婴幼儿,继续母乳喂养比例下降到35%以下,而配方奶喂养的比例超过45%。” 这样的现实,距离世界卫生组织要求的6个月内应100%纯母乳喂养的标准相差甚远,距离发达国家的母乳喂养水平也有相当的距离。

艰难:职场妈妈哺乳时间很难保障

母乳喂养对于职场女性来说最大的难处在于恢复工作之后根本没有时间给孩子喂奶。一位在国企工作的妈妈小宁是母乳质量产量都很高的新妈妈,她产假恢复工作后就无法再给孩子喂奶。她说,“每天工作都很忙,不可能中午赶回家,按照规定,哺乳期可以提前一小时下班,所以我就选择比

别人早下班一个小时,但时间长了,领导的眼神都要杀死你。”

小宁提到的早下班一小时,指的是《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明确提到,有不满1周岁婴儿的女职工,其所在单位应当在每班劳动时间内给予其两次哺乳(含人工喂养)时间,每次30分钟,两次哺乳时间可以合并使用;女职工生育多胞胎的,每多哺乳1个婴儿每天增加1小时哺乳时间。

但这一规定在现实中并没有完全得到落实,在一些私企更成为“不可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哺乳妈妈阿敏告诉记者,自己的工作时间是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六点,中午有一小时的吃饭时间,下班以后加班是常有的事情,等回到家孩子都睡了。“工作很多,根本不好跟老板提哺乳时间的事,而且公司也没有这个惯例,最重要的是,我少做别的同事就要多做,那样大家都会有意见。”

这两位妈妈最终成为了当下职场女性中流行的“背奶”一族。小宁说,“我的背奶包有一个吸奶器,2个奶瓶,还有一包母乳储存袋。”在单位基本每3小时吸一次奶,带来的奶瓶如果都储存满了,就都放在储存袋里,冰到单位的冰箱,下班带回家,这样,宝宝第二天的口粮也就出来了。

哺乳室极度缺乏

然而,尴尬的是,两位妈妈的“背奶”都是在厕所里“偷偷”完成。

尽管《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特别提到了女职工比较多的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女职工的需要,建立女职工卫生室、孕妇休息室、哺乳室等设施,妥善解决女职工在生理卫生、哺乳方面的困难。但实际却很少有这种配备。

在发达国家的商场购物中心等人流集中的地方一般都设有喂养室,这在国内也比较少见。许多妈妈不仅在单位面临无处挤奶的困境,更面临外出时找不到地方喂奶的尴尬。

2013年6月,上海市总工会在全国率先启动了“爱心妈咪小屋”建设行动,至今已经建成513个。“爱心妈咪小屋”是一个整洁、安全的几平方米空间,再配置简单必备的物品,给哺乳妈妈创造出一个私密、卫生、舒适的休息哺乳场所。上海市总工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解决女职工特定生理期困难,也体现一个城市对于女性哺乳权和妇女儿童权益的尊重和关怀。

但这一工作的推进并不是那么容易,场地的昂贵和缺乏是他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拜尔材料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项青女士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工作的地方在上海陆家嘴的花旗大厦,同事们一直在争取一间喂养室,总部也非常支持,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说,“人员一直在增长,办公地点非常紧缺,在陆家嘴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要辟出一间喂养室并不是那么容易,直到最近趁着公司办公楼扩容,新租了两层楼,我们再次申请,才把喂养室建起来。”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专家王菊芬教授向记者表示,喂养室应该纳入公共配套设施建设,她呼吁社会各方关心妇女的就业保护和良好职业环境的建构,将健康育儿与女职工发展之间和谐有效对接。(记者 李艳)

九江设计西装

拉萨工作服定制

富阳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