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凉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场破解学习迷茫症的试验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3:26 阅读: 来源:凉垫厂家

当下,一场试图解决大学生“迷茫症”的试验正在天津大学和同城的南开中学之间进行。这场试验的主角是天津大学17位资深教授和南开中学刚刚读完高一的32名中学生。试验的日常管理放在了被视为“天津大学工程教育改革的试验田”的求是学部。

从2014年5月开始的这一试验项目,名为“未来杰出人才领军计划”,起初在大学、中学、中学生和家长之间“一拍即合”。天津大学从南开中心理健康知识学高一学习成绩位列年级前50%的学生中选拔了32人进入该计划,并根据他们的志愿安排到建筑工程类、经济管理类等专业,进入两校共同打造的“高中—本科—硕士—博士”衔接的培养通道。

这场试验在将近一年的实施过程中,发生了许多出乎意料的“冲突”,碰撞出的“火花”引人深思,也带来更多期待。

初衷:消解大学生的迷茫

天津大学主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余建星是这场试验的设计者之一。这位20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对于当时校园内“如饥似渴”地吸取知识养分的氛围,有着深切体会。然而,现在经常困扰他的却是“现在的大学生对于学习的动力没有那么足了,甚至很多学生包括家长都认为通过高考进入大学,人生目标的一半就已经实现了。”余建星坦承,这就导致学生进入大学后一段时间内失去目标,学习动力不足,并常常感到迷茫。

“怎么才能消解大学一年级新生中普遍存在的迷茫心理?怎样重新激发学生的学习动力?”2014年5月,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与天津市南开中学校长马跃美启动了“未来杰出人才领军计划”。天津大学为这些学生安排了堪称豪华的导师团:其中有两位副校长,8位学院院长,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学者、“杰青”“优青”学者8人,国家级教学名师两人,国家“973”首席科学家两人。

在为期两年的试验中,导师会为每位学生制定个性化培养方案,包括:“学科基础课”“大学通识课”“专业实验课”“大学先修课”等,并指导学生参加专业科研实验。除了导师的个性化培养方案,负责学生日常教学管理的求是学部提供“尔雅通识课”等大学前课程,进行MOOC(慕课,即在沈阳牛皮癣专科医院线课程)教学。这阶段,学生可以获得天津大学承认的6个学分,并计入南开中学选修课的总学分。

“冲突”:高中学生比导师还忙,上课很少提问

试验并不如余建星预期得那样顺利,从一开始,一些意想不到的“冲突”就发生了。

“我太忙了,怕没有时间和孩子们交流。”这是天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马建国担任两位中学生导师时最初的担忧。但最终他却惊讶地发现:“他们比我还忙”“总有事、经常有考试或者活动,我想约他们竟然很难。”

拜在机械学院院长王树新门下的赵育莹同学也苦恼:“我的上课时间和导师的工作研讨常常冲突,即使在寒假,我也因为要补课不能跟导师学习。”

马建国专门为他带的两名中学生设计了3门课程:电子信息工程导论、工程科学导论、电子工程实验导论,并进行“一对二”专门授课。但他发现,自己在讲课的时候,两位学生几乎从不向他提问,顶多偶尔冲他点点头。这种现象是所有导师都遇到的共性问题。建筑学院的3位导师和6名中学生利用寒暑假组成集中训练营。赵建波教授为此精心准备了授课内容。一节课接近尾声,赵建波习惯性地和学生交流:“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但课堂上依然是令人尴尬的寂静。

在马建国看来,中学生身上最缺乏的是主动学习的欲望,“我们提供了一个丰富的平台,但学生却不知道怎么用。”

选择了电气信息类的学生李元按照导师杨挺教授的要求,每周六去旁听本科生一个双语专业课程,他觉得“难度特别大,完全听不懂”。但导师却告诉他,“听这门课并非必须要听懂,而是先对这个学科有一定了解,培养兴趣。”

经管学部的几位同学觉得:“张维老师特别和蔼,但第一次听他的讲课真的是‘云里雾里’。”“老师肯定比较忙,而且依我现在的水平也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来,所以也就没有主动联系老师。”“布置了一个3000字的论文,我真的完成不了。”

李兰是求是学部负责“领军计划”日常教务管理的老师,她就像“班主任”一样关心着每个学生在这个计划中的学习进度。但她惊讶地发现,在网络“‘魅力科学’尔雅课程”距离最后考核期限的前9天,仍有学生的学习进度显示为零,完成程度在80%以上的学生不足20%。是学生不喜欢这个课程吗?在与学生座谈时,他们的回答是:“考试前再看这些内容,记忆会深刻些。”李兰明白了:“这是典型的‘应试’心理在作怪。”

对于试验中出现的这种种“冲突”,求是学部的副主任罗震并不太惊讶:“这些导师习惯了带硕士和博士,还有些导师长期在国外学习工作,对于国内中学的教育模式了解比较少。而这些中学生又习惯了‘灌输’式的教育方式。因此师生间的这种‘冲突’,实际上是两种教育模式的矛盾。”

转变:开始主动了解所选专业

试验在继续,而“冲突”更多地转变为对学生观念上的冲击。

对于马建国老师指导的两名同学来说,尽管在查阅资料时,一些专有名词仍然会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们已经开始主动尝试在这个领域了解更多。孙骁在学期总结中写道:“大学的学习方式不同于高中的被动学习……导师更多的是起指导作用。”杨雨枫则说:“我开始努力将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敢想敢做。”

“以前我觉得高中三年的主题词就是‘高考’。经过一年多的学习,我对未来考虑得更多。比如我所学的专业,是否适合自己,能否出成绩。”在经管学部师从杨宝臣教授的朗寅哲这样说。

一位学生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孩子申请这个项目的时候刚读高一。那几天她和孩子几乎每天都上网查各个专业的资料,就像提前两年报志愿一样。

今年3月,在求是学部“领军计划”2014—2015第一学期培养考察汇总表中,几乎所有的学生在总结自己一学期的学习时,都会提到对所选专业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而在对于专业喜爱程度的调查中,参加调查的28名同学中有22人选择了“喜欢”自己所选专业。

但并不是所有人通过这个计划都喜欢上了自己最初所选的专业。“对于中学生来说,明白自己不喜欢和明白自己喜欢一样重要。”天津大学本科生招生办公室的许晶老师说。

除此之外,还有些收获让人始料未及。卜嘉润这样感谢自己的导师:“老师一开始就面授机宜‘谈情商’,告诉我这是最基本的人文素养。他教会我要成为一个对学业、家庭负责的人。”

“我们希望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情商、知识和能力都得到极大的成长。”在余建星看来,恰恰是这些专业知识之外的收获对学生更加重要。“这或许就是破解大学新生‘迷茫症’的一味良药”。

期待:探索出可推广的经验

对于“冲突”过程中,中学生表现出的种种“不适应”,马建国认为:“这或许是现在许多中学生身上共有的一些问题。”他说自己也在反思,学院教师队伍中不乏沿着“国内知名重点中学+国内一流高校本科+国外著名大学硕博”途径成长起来的青年人才,从简历上看他们的确非常优秀,但事实上,部分人“你交给他的任务他能完成得很好,却无法独立去做一些开创性的工作”。“显然这不是我们国家需要的有创造力和创新能力的新一代”。正是基于这样的体验,当校方邀请他担任“领军计划”的导师时,他欣然接受。“我知道这是件‘好事’。”在马建国看来,这样一场试验是对新的教育形式的探索,尽管没有现成的模式去借鉴,但值得去做,因为即便改变不了大环境,但起码可以改变几个人。

这场试验,无论对于天津大学还是对于南开中学来说,都仅仅是一场小型试验。但在马跃美看来,在这场试验中,学生们进入大学表现出来的种种“不适应”恰恰是中学和大学需要联手合作“补课”的地方。

马跃美表示,眼下中学教育还难以完全脱离应试模式。尽管希望学生能够在中学阶段接触到某一科学领域的前沿,激发学生的科学兴趣,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创新意识。但事实上,对于中学生来说,只有走进大学才能更近距离地了解和领悟科学研究的魅力。马跃美期待这样一场试验,可以探索出可行的、可操作甚至可以推广的经验。(记者 陈建强 通讯员 刘晓艳)

兴义订做职业装

安徽工作服制作

廊坊定做职业装

相关阅读